追蹤
ღ 開心過每天 ☻
關於部落格
  • 248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量產愛情

據可靠的線報指出,就在前面這棟豪不起眼的鐵皮屋內。 我跨過圍籬,不!我跳過圍籬。這圍籬有些高,我沒跳好,勾破了我原本就破掉的牛仔褲。我蹲了下來,瞧一瞧自己牛仔褲上新的破洞,酷! 跟我後頭的是一個叫小右的傢伙,問他為什麼叫小右,他竟然有些害臊地回答我說:「因為從小那邊就偏右。有一次上廁所被同學看到,之後大家都用小右稱呼他。」聽他這麼一說,我實在不想提起我的小名。 小右去年剛畢業,現在是我的搭擋,扛著台攝影機,跟著我四處跑。小右跳起來特別高,剛剛那圍籬他竟然扛著攝影輕鬆跳過,這讓我覺得有些丟臉。身為一個前輩,不該跳輸晚輩的。 「勾破褲子啊!」小右一副關心的神情問我。 「故意的。我跟你說,你大概不知道,我以前去採訪過牛仔褲的製作過程。像我這種有型又時髦的破褲子,通通都是這樣製造出來的。」 「難怪喔!我想前輩怎麼可能連那麼低的圍籬都跳不過,又不是殘廢還是小兒麻痺,原來是故意的。」小右說。 「你剛入行,很多事情都還不懂。你看,這破牛仔褲就讓你大開眼戒了吧!」我隨便回了他一些話。 之前小右剛來,跟著我跑了兩天新聞後,我就向人事部門要求退貨。 沒別的原因,我覺得小右有些腦殘,做起事來一板一眼的,連點變通能力都沒有,而且小右長得很帥,我最討厭我的工作夥伴比我帥了。可是偏偏人事部門跟我說不行,錄用了就是錄用了,一來小右是個研究所畢業的,二來小右的父親是個議員,這對公司的運作有幫助。 我想第二個原因是個重點。 但我搞不懂,買東西七天之內可以無條件退貨,為什麼錄取人員七天內不能解聘。後來我跑了條新聞後才恍然大悟,原來很多公司的產品,縱使七天之內也不給退貨。 小右跟著我,準備突襲這鐵皮屋內的秘密。 「前輩,為什麼公司的人都叫你大歪哥啊?」小右說。 這是我進公司後,第一個問我這問題的人。「我偏的比你厲害,幾乎快90度了。」我懶得解釋,所以隨便編個他應該不會相信的理由。 這知這話一說完,小右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流露出一種尊敬的眼神。這眼神讓我感覺有些受傷。「大歪哥果然是大歪哥。」小右說。 透過鐵皮屋外的小洞,我偷看著裡頭的作業情形。 粉紅色的氣體,隨著裡頭自動化的機器設備灌入透明寶特瓶,然後迅速地蓋上瓶蓋,隨後送出。幾個戴著口罩的老年人,坐在那些機器的送出口,靜悄悄地排列著每一個寶特瓶。 「過來。」我輕聲細語地對著小右說。「從這個小洞先拍一下。」 小右扛著攝影機,鏡頭對著洞口,我們看著那拍攝螢幕。約莫過了兩分鐘,「OK了吧!大歪哥」小右說。 「再拍一下!再拍一下!」攝影機雖然是小右扛的,不過我不喜歡他對我這樣說話,畢竟我是個前輩,要拍多久是我來決定的。「等等不要關機!我說衝就衝!」 我看了一下四周。 「衝!」我和小右往著鐵皮屋的正門衝。其實這樣子衝是非常危險的,我們充其量只是記者,剛剛跳過圍籬就足以被這廠商告了。不過我敢衝也是有原因的,畢竟我所得到的消息是這家工廠製造不合法的東西。 剛到正門,其中一個排著寶特瓶的老年人,一看到我們在鐵皮屋門口,舉起一隻手摳了摳鼻子說:「要來採訪嗎?」 我一手就舉起那已經滿滿手汗的麥克風說:「據線報指出,你們這邊非法製造不明氣體。」 「要採訪要要戴口罩啊!」那老人又摳了摳鼻子。 這時小右從口袋裡掏出了兩個金色的口罩,一個遞給我。「大歪哥!來,這個給你。」 「你是從哪生出來的口罩?」我問小右。 「我都放在我後口袋備用,一個是我女朋友的。」小右一手架著攝影機,另一手則表演起單手戴口罩的絕技。 我戴上了口罩後,重覆說了一次:「據線報指出,你們這邊非法製造不明氣體。」這是我每次突擊的開場白,感覺沒說這句話就怪怪的。 「老闆啊~~記者外找啦~~。」除了那摳鼻子老人理我們外,其餘幾個老人還是靜靜地排著寶特瓶。 鐵皮屋內的角落建了間小小辦公室,有個年輕男子探出了頭,對我們喊著:「稍等一下喔~~。」 隔了一會兒,年輕男子出來了。「記者大人啊。」年輕男子對我非常恭敬,嘴角還揚起那種所謂奸商的微笑。依我經驗,通常會叫我記者大人的受訪者,都應該不是什麼好東西。就像稱警察為警察大人一樣,令人噁心。 「你們這工廠在製造什麼呀?一瓶一瓶的氣體?」我指著指那裝著粉紅色氣體的保特瓶。 「愛情。」年輕男子說,這回連奸商的眼神都出來了。 「愛情?」我和小右同時拋出了一樣的問句。小右果然還是新手,訪問這事是我的職務,他不該隨便發問的。「我是問那粉紅色氣體,不是問你們的產品名稱。」怕這年輕老闆誤會,我補上了一句。 「沒錯,我們在製造愛情!」年輕男子點了點頭。不過我覺得這人神經,鄭中基和陳慧琳合唱的製造浪漫我是唱過幾次,但製造愛情? 「愛情可以量產喔?」我望了一下這生產線,雖說是小規模生產,但四處早已擺滿了裝箱好的粉紅色氣體。 「這東西雖然現在還沒合法,不過這是早晚的問題。」年輕男子拿了根菸請我,我堅持回絕。他大概搞不懂狀況,我正在採訪他,他還拿菸請我。「這氣體吸入後,身體會產生一種粉紅色的光澤。」 「那不成了粉紅豹?」我脫口而出,有點不專業,而且很後悔。 「不會的,那種光澤只有同樣吸入這氣體的人,才看的見。」年輕男子接著又說:「這新產品給需要愛情的人用,所以他們無論在街上、PUB、餐館,或者任何地方,只要看到身體發出粉紅色光澤的人,那就表示那個人在尋找愛情。」 「不過這東西沒有許可,你們這樣製造就是非法。」我說。 「造福人群的東西,需要什麼合法性?拯救大眾的寂寞,你不覺的善事一樁嗎?」年輕男子彈了一下菸蒂說:「這是節省大家尋找愛情的成本,不用旁敲側擊,不用相互猜疑,只要一見到這粉紅色光澤,就能肯定這人是在尋找愛情。」 「就好像一種電磁波,可以互相找到對方……。」我話還沒說完,扛著攝影機的小右插話說:「這我懂,就像男生女生會產生費洛蒙一樣,一種自然的身體訊息。」我開始搞不懂到底是我在做採訪,還是他在做採訪。 「你們已經在市面上販賣了嗎?」看這工廠的樣子,大概已經賣出了一些。不過身為一個記者,還是希望這事實是從業者這邊證實。 「因為相關法律未健全,而且也沒有什麼許可,所以都用地下電台打廣告,然後在各藥局鋪貨。」年輕男子說。 「那這氣體賣的好不好?」我問。 「反正你們都找到這兒了,我就坦白講。這東西賣的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好。最近還在考慮是否採用直銷的方式,把市場做大一點。」年輕男子回答。 想要愛情,卻又不好意思張揚,所以用粉紅色光澤來相互識別。表面上看起來不好賣的東西,用這種地下的方式卻賣的特好。這不禁讓我想起情趣內衣的市場,店面的沒人買,網路商店卻賺到手軟。 「你怎麼會想到做這種東西?」這產品算是非法,不過還頗創新。 「我以前是賣玻璃魚的,一開始不怎麼好賣,後來大家都在玻璃魚的身體裡注射螢光劑,所以就有很多顏色的玻璃魚,賣相變得特別好。」年輕男子又點了根菸,他是這裡唯一沒戴口罩的人。「道理其實差不多,所以我找人研發這種會使人發出顏色光澤的氣體。」 我忽然有所聯想,馬上說:「所以你現在只做粉紅色的,然後說是愛情顏色。以後可能有個綠色是代表找一夜情的,或者有個藍色代表找同性戀或什麼的。」 「記者大人,你蠻有生意頭腦的。沒錯!只是定義顏色的問題。而且每瓶的效果酌量而定,以後不喜歡還可以換顏色。」年輕男子顯得有些得意。 「可以跟你買一瓶嗎?」小右說。 「你已經有女朋友了,還買個屁啊?」我就覺得小右這人怎麼這麼不專情,明明自己已經有女朋友了。 「大歪哥,不是這樣子說啊!這是備而不用啊!反正來都來了。」小右說。 採訪完後,我和小右回到公司,一齊整理了一下今天的採訪內容。離開了公司,車上我一直想著那種辨識氣體可能造成的問題。譬如說黃色代表警察,那犯罪者如果盜用了黃色氣體,那會不會搞得警不警、賊不賊的。還有就是那粉紅色氣體,如果有人想假裝單身拿去使用,那或許也是個大問題。 開著車,或許是今天的採訪有吸入一些粉紅色的氣體,一路上我看到兩三個年輕女子,皮膚上都閃著亮亮的粉紅色光澤。 不過今天採訪的這新聞算是挺新鮮的,我忍不住想要回家說給我老婆聽。每每一有特殊的新聞,我總愛說給我老婆聽,她每次聽了後,眼睛總是睜得大大的。 我喜歡看她那個樣子。 停了車,上了公寓電梯。才剛剛開門就聽見廚房裡傳來老婆的聲音:「回來啦!」 「嗯!今天有很妙的突襲採訪喔!要不要聽啊?」我脫了鞋,往廚房的方向走。 才剛到廚房,我發現正切著菜的老婆,身上閃著一股淡淡地粉紅色光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