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ღ 開心過每天 ☻
關於部落格
  • 249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少女的心意

「一趟流浪後,忽然懂了自己為何這麼喜歡你了。」我跟丹說。 跟丹談起你時,我知道我有種安心,好像他可以看清我的那些迷惑和不懂,即使無法明白,我也能從他深切卻沒說出口關心感受溫度。我跟丹說起那個莫名流浪時,笑得挺開懷的,開懷的原因莫過於明白了為何那樣被你吸引。 「我們有共同的喜好,我們貪戀味道帶來的悸動和含蓄,我們明白,只要有信念,就可以繼續下去。」我說。 「你帶給我的,已經不是我原本在心中刻劃的,而終於我也能微笑的看著你走向誰,不再過度緊張,而喜歡的最後,是成全。」我真得懂了。 喜歡的最後,只有成全。 我曾跟丹說起自己一直在走一條路,在那條路上,每隔一段時間只要發現少了動力或缺了什麼,就會回頭。回頭的路往往比往前走下去的路簡單得多,也因此丹總是笑我「妳是活在回憶裡的人。」 我知道自己遇見你的那天,正在從那條路上準備走回原點,而其實一直不知道的是,走回原點的路到底要走多久,而路途又有多遠,也從不評估,然後,走著的時候,就看見你了。你微笑著,貪玩著你自己路途上的花花草草,「我是因為迷戀你的微笑而停下腳步的吧!」我曾對你說過。 我曾在這條路上和丹擦身而過,我看見他微笑的那一天,我也停下了腳步,只是一個夏天過後,丹選擇往他的道路上去了,我即使停在原地,也稍嫌落單,太過落單時,我就往前走去了。 走了一段時間,抬頭看星星的夜裡,我遇見你。 還記得第一回和你共同看星星的夜晚,我們相對的話說得很少,月亮高掛時,你只是因為玩得太累而詭異的沈默,帶著笑,空氣中飄著從你身上發散出的酒精味,我猶豫著的表情讓彼此不安的彷彿影像定格。我一直記得那一個夜晚,很多話沒說的那個夜裡,也讓彼此瞭解了許許多多。 然後,牽著你的手,我知道美麗的弧線在你我之間,沿著那個弧線走,不近不遠,一切剛剛好。像我們總是並肩坐著的時候,那一個拳頭的距離,讓彼此看得更清楚了。總是明白著,太緊密就無法看得清,我要那個觀望的距離,我要那個微笑就有的默契和不需要多話的溝通與表明。 丹和我之間曾有過這些,我知道。 只是我不夠認真的往前走去,而他也只是個貪玩的孩子,我以為。 「怎麼開始的?」丹問我。 確切的事件是什麼,其實我也沒法說個準,好像是空氣的味道剛剛好,好像是天空的顏色不會太藍,好像是在迴廊裡轉身就看見你在那的一種頻率使然,我不確定,卻又清晰的瞭解自己被什麼給吸引。 「妳太浪漫了!」丹說。 很多人都笑我是粉紅色的,和太過強硬的外表和語言有著衝突,我常以為是太過矛盾,包括常對你想說的與表現的,往往因為行動和思想不能同步,就停電了,最顯明的那些時刻發生時,我好似都沈默著,或走開了,而你也習慣了,像我也習慣你用這樣模式對我那般。 「太相似了。」我說。 「常常我覺得自己表現的是心底的他,而他外在的那些反映著內在的我。」跟丹講起這些矛盾時,我疑惑說著這些。 「所以他是妳的鏡子?」丹問我。 「大概吧!」我其實沒有這麼確定,就像很多時候,我以為我懂了你的拍子,但常常你卻重起了新的調,還來不及適應的我,脫拍不講,可能會迷失在你的曲調中找不到自己應有的節奏。 記得有一回和你講起你的模式,你默默點點頭看著我,可是再下一秒,你就又糾正我對你的不夠瞭解。我卻說笑的說自己懂了,只是和你玩笑。 「而妳真的懂了嗎?他也明白了嗎?」丹聽我講起那個事例繼續發表他的疑惑。 「大概吧!」我繼續這樣回答。 我喜歡和你一直說話沒有盡頭的狀態,我喜歡跟別人比喻我們的好默契像難得遇見,卻整日都是美麗浪花的難得,我喜歡說著你時,能嘴角上揚的感覺像是個煩惱,卻甜甜的。「像少女一般!」丹說。 遇見你之後,就更像少女了。 我喜歡對你發問著那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喜歡跟你訴說著我總是不明白卻可能很簡單的狀態;喜歡告訴你,聽來的那些故事和人物;喜歡替你想好每個將發生的情節;喜歡隱藏自己因你而來的的那些好壞心情;喜歡你玩笑著不真實的說著許多,然後我相信時問我「真的都相信?」 「當然相信,是你要說給我聽的。」我說。 即使不相信,也都希望自己相信了,那些簡單而純粹的語言和文字。 丹看著我說著那些時,替我拍了照,他說從沒見我這樣滿足過。 我跟丹說「你一定看過,只是你不記得了,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時間,我也常常像少女一般滿足的揚起嘴角微笑。」 「我錯過了?」丹問我。 「是我錯過你了。」我回答丹。 應該是覺得太複雜了,所以我就走掉了。 和丹很好的那一段時間,我其實妄想過一些可能將有的情節,只是我無法過濾太多複雜的情緒在心底亂竄,於是在某個夜裡,在日記裡寫下對丹的總總依戀後,我就逃跑了。 「刻意的保持著一段距離。」我跟丹說時,他露出了完全可以明白的表情。 我以為丹都不知道的,因為我花了太多時間在整理自己的思緒,也花了太多時間讓自己投身在工作中,假裝不曾發生過許多和丹之間溫馨的情節。 「妳也會這樣對他嗎?」丹問我。 我啞口,看著丹,嘴裡咬著已經喝完的飲料吸管,我顯得不安。 不安的原因是,我太清楚了自己的樣子,不是專一的,不是執著的,不是可以持續等待的。眼前的自己,都只是迷戀了專一的形象,執著的感覺和此刻遇不見另一個值得等待的人所以表現著這樣的狀態。我太明白自己為何選擇了你,然後在某一個層面上,瞭解了你的心意卻仍固執著坐在離你心很近的地方。 「大概會!」這是我給丹的答案,他先是不解然後笑了。 「妳真誠實。」丹說。 「我好像也只能誠實。」我說。 也許有一天,我也能對清楚的誠實說出。 因為眼前,我還在那個走回原點的路上,貪戀你的模樣,喜歡你的味道和不經意刻意忽略我的姿態;我還在這些迷霧裡尋找往前的力量和平靜;我還在那個說好的承諾裡緊密我的雙唇,說不出對你的那麼多那麼多屬於粉紅色的少女的心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